当前位置:首页> 
谁成就了谁
发布时间:2018-05-08 14:35:35  点击量:

谁成就了谁

——在美术学院、外国语学院、法政学院、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党政办公室、党群支部学习座谈会上的讲话

陈西峰

2018年3月13日

(根据录音整理)

老师们,同志们:

大家下午好!

首先,今天并不是我在百忙之中来听大家的发言,而是我在不忙的时候决定要召开这个会既然是我决定的会议那么我必须要出席,咱们要把这个因果关系交代一下

今天,我在这里听到最多的话,就是“听陈书记的重要讲话”“重要”这个词,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得来的。我知道,这都是客气,如果当真,那就是自欺欺人你们说一次“重要”,我就要出一次汗苏轼《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在座的四个学院、六个支部,大家的看法难道都一样我是不信的。我明白,在这里坐着,大家都愿意给我一个面子。有的人觉得在座各位当中陈书记岁数最大;有的人认为陈书记在这里工作了九年多,确实为学校做了一些事,这些想法都很自然

你们说重要,我不信。首先就是因为开会之前于书记声嘶力竭地让大家把第一排坐满,结果,还是没有坐满。当时我王部长说了一句像是玩笑的话,我说今后开会咱们改个方法,第一排正对着领导的座位,奖励一百块钱。两侧和以后的座位依次递减,非常靠后的座位就没钱了(笑)。座位现象看似是一件小事,却与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有关,如果说第一排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是大家最起码不能玩手机,或者不能明目张胆地玩手机了。我希望有一天,大家能对前排的位置产生一种渴望。

认为,如果一个制度不能让大家心甘情愿地去执行,而是被逼无奈地去执行,那么这个制度一定存着很大的缺陷。这次去池州我最大的感慨依然是“谁成就了谁的问题。池州学院的大数据研究依靠计算机专业,刚起步就和北大方正、清华紫光进行了合作。与此同时,他们有一个校友是中国电商协会的会长,这个人将马云、刘强东、俞敏洪等互联网精英吸引到了池州学院,带来了很大的社会影响和经济效益所以我想,咱们培养的学生如果有这样的人才,对师院的发展也是大有裨益的。

最近天津美院招生的事对我触动也很大。五万多人报名,第一轮报名费就收了一千五百万!这还只是初选,之后还有第二轮第三轮。光书法专业就有一千多人报名,最后只录取20个。合六十人招一个所以我就思考这件事,一所学校想创造效益,前提是得到考生、社会的认可。如果我们都能成为像刘树允教授一样的名师,那将为师院吸引多少慕名而来的学生呢?到底是我们成就了师院还是师院成就了我们,是一个值得每个人深思的问题。

每个人在师院干劲的大小心情的好坏是不一样的。这与我们的角色定位,对师院投入的感情和精力以及这些投入换来的期许息息相关刚才张锐同志说他很知足,也很奋进,这是一种心态但有的人可能就不大满足,甚至于不大知足。同样是春天,有的人感到温暖,有的人关注的却是“春寒”。所以我提出一个“和春同住”概念但是我们凭什么留住沧州师范学院的春天,那就要想一想我们到底给沧州师范学院带来了什么。这样,请在座的博士毕业生同志们站一下,我看有几位。邢胜,斯亮就两位。我知道大家会想,咱现在别搞学历崇拜行不行啊?回答是否定的,为什么?因为博士的相关数据是我们评价体系中的硬指标。

我跟大家算这么一笔账文革十年没招生,七七年届大专以上毕业生全国录取了27万人。去年河北省毕业研究生已达5万人,博士生几乎两三千人。想当年,咱们只有三个硕士生——范小振、刘志军、张武军现在呢?硕士成了我们招聘的及格线。别说咱们这,沧州市一中、二中也是如此。所以说,大学教育过去精英教育,现在已经到了国民教育的阶段。大家都是硕士生,怎样脱颖而出?我们就要倡导博士学历,因为博士学历即将成为一种标准。最近,“衡中现象”在全国引发热议有人说衡中是文明监狱机械化管理、不尊重学生这样说的人忽视了当今的人才市场导向和选拔标准,不管过程如何,衡中依照标准,制造出来的“产品”最好就是硬道理。

我曾经说过,咱们要抓考研率升本率有的同志跟我讲道理,说“高校不能片面追求升学率”,我当时开了一个玩笑说,“片面追求升学率”绝对不对,改一个字“全面追求升学率”就对了。上个月王双库校长参加省里的座谈,省委宣传部两位处长高度评价了咱们的考研、升本率,他们没来过师院,却知道这些,大家想一想,如果没有这些硬梆梆的数字,人家怎么会知道沧州师院。

我非常赞黄老师刚才的说法,沧州师范学院应该万紫千红,既要有满堂富贵的牡丹,也得有清新脱俗的荷花,既要有参天大树,也绿荫如织的小草。不用一把尺子衡量”的标准,就是要教授一个标准、副教授一个标准、博士一个标准、非博士一个标准、干部一个标准、老师一个标准、职工一个标准,形成这样的评价体系但是,同样的标准当中,比如教授,文科跟理科不一样,发论文、做科研的难度也不一样,如何统筹衡量是当前的难点所在。所以没有办法的时候,我们就要“一刀切”“一刀切”是很形而上学的办法,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比方说,说55岁一刀切”,是以11号为准呢?还是1231号为准呢?只能按照组织规定进行界定

我听说,同志们机构改革的方案都替我订出来了,说咱们搞成十个学院多少岁的下来谁到哪去院长是谁书记是谁合并以后叫什么名字(笑)。我当时一想啊,这不就是科研课题地方化吗?可惜,你操这个心干什么啊?没有必要。如此看来,有的人说在迎评促建中耗尽了精力,我精力多得,考虑这件事怎么精力啊?每个人都要扪心自问,我到底给这个学校带来了什么我始终认为,“尽力”是一个标准。不管做什么,在什么岗位上,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摸着自己的胸口说:“我就是这么做的,大家监督。这就是确实尽力了。刚才发言的李杰同志四个月产假期间就来上班,让我很感动我们多这样的同志,这些事迹就能在大庭广众面前说。正是这样一批奉献担当的同志才成就了今天的师院。

从池州学院回来这两天我真正的感慨是“差距”。池州学院的经济状况不如咱们,但是他们确实有一些拿得出手去的干货。当然,咱们也有。我也向他们举了美术学院、传媒学院以及生命科学学院“鸟叔”的例子。但总体上讲,我们要看到自己和其他兄弟院校,和省内、国内一流院校的差距。当前我们的首要定位是生存。解决生存问题的标识就通过本科教学合格评估,评估初步通过了我们就要结合专家提出的整改意见,比如博士的问题、科研的问题进行整改,解决问题的偏方,就是鼓励大家尽快提升自己的学历。在座各位立志于考博请举手。12个,放下。我看了看,美术的占了六七个。大家想一想,你们要是在别处自己考博一年花多少钱?我跟大家讲,学费、住宿费学校出,还报销每年往返的机票。你们小哥儿几个、小姐儿几个在一块买个炉子,自己做饭花不了多少钱。可以说,咱们的条件相当优惠之所以制定这样的政策,首先是为了学校生存,然后就要解决发展的问题。抓学历、抓科研,就是取得生存权的关键。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寄希望于青年人,当然,眼下要出成果,那就要依靠教授、副教授今年重点是拿教授开刀”,教授们应该感到一些的压力,在科研上多出成果。

我们师院充满了感情,都想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培育,伴它成长成才。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当务之急就是在特殊时期首先必保评估通过,再追求更高层次的发展这也是本次座谈的目的所在。

上一篇:没有文章
版权所有:沧州师范学院-党政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