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陈西峰同志在机关作风整顿推进会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7-05-07 10:14:40  点击量:

 

在机关作风整顿推进会上的讲话

 

陈西峰

2017427

(根据录音整理)

 

老师们、同志们:

今天会议的名字起得好,叫作机关作风整顿推进会。参加会议的人员包括全体坐班人员和各学院教研室主任。作风建设我们每次开会都要讲。大家可能会想,现在又不是开学初,值得下这么大力气开这样一个会吗?除了有病做手术的、有老人做手术的、还有在欧洲正幸福着渡婚假的准了假之外,其他原因的都没有准假。因为今天的会议很重要,我愿意让大家都听一听会议的内容。

刚才云校长宣读了关于值班工作的通知,对值班尤其是假期值班进行了强调。昨天我和牛校长接待了一个县的副县长,接待中,她接到一个电话,说纪委去她们县检查了领导干部办公用房超标情况。其中有一位同志办公室多了几平米,以前多摆了张椅子,说有别人在那儿办公,就算混过去了。时间一长,他觉得没事了,就把椅子搬走了,结果这次被抓了典型。像这种情况肯定会受到处分。前几天省纪委也把我们学校的值班电话要走了,肯定会不定期的进行检查。虽然我们有严格的值班制度,但是,值班的同志是不是真的严格按照制度执行了?有没有空岗漏岗、迟到早退的情况?我想多多少少还是有的。今天跟大家讲清了值班规定,一旦发现有的同志不按照规定值班,一定会严肃处理。所以,请大家务必要高度重视。

第二,吴书记宣读了考勤制度。今后,考勤机将与在座坐班人员的利益息息相关,你们能挣多少坐班费与每月的签到签离情况直接挂钩。少摁一次,你就会少挣点钱。

第三,大家听到了承东同志和宋翔宇的检查以及学校对他们的通报。最近机电学院的一个学生在校园里替别人代卖伪造的饮水卡,性质非常恶劣,虽然机电学院对事情做了处理,但是本着追责的原则,常委会研究决定让他们在大会做检查。刚才大家听了,承东同志做的检查很深刻,但是宋翔宇同志做的检查差一些,最多勉强及格。可以告诉大家,宋翔宇作为那名学生的辅导员,在这件事发生以后,学校领导最早沟通的方案是不再与其续约。我们学校自采取自主招聘制度7年多以来,还没有出现一个不再续约的,这次我们想让宋翔宇当第一个。出了事就要追责呀,同志们!我们学校1万多名学生,出点事正常吗?真的很正常。出点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出了事以后,我们的干部、辅导员、老师对事情的应对方式。为什么宋翔宇让我们这么生气甚至失望啊?这件事出了以后,宋翔宇跟学院领导汇报了,但是却对事情本身没有任何反思,没有自责,而是高高兴兴地结婚去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反思了吗?没有!就像他第一次写的检查讲的,认为这是学生的个人行为,跟自己没有关系!这就是对工作缺乏责任心的表现。应该说,宋翔宇来校工作不到一年的时间,既当辅导员又教课,表现还是不错的。我们要客观地看待一个同志。所以常委会研究决定,要求他大会上做检查,由纪委进行诫勉谈话,而且还要继续观察他个人对错误的认识态度和工作表现,最后再定处理办法。

今天会议的内容,我愿意让大家都听一下,尤其是年轻的同志们更要听。希望通过今天的会议能够引起你们的警觉。在日常工作中,我们有多少年轻同志是这样做事的?作为辅导员队伍的中坚力量,如果你们对工作缺乏足够的责任心,对工作麻痹大意,那我们还何谈思想政治教育全覆盖啊?这是我最担心的地方。我们虽然举办了青年干部、青年教师培训班,而且还出了一本书,叫做《托起年轻的太阳》,但是看看现在我们年轻的同志又是怎么做事的?昨天一位同志向我请假说:“您是陈书记吗?我是某某某,因为阑尾切除了,不能来开会,我们院长说要跟您请假。”我说:“可以。”做了手术我们不能不准假啊。但是,接下来她又跟我说:“啊,那我就跟您说一下。”我听了立刻问了一句,“跟我说一下是吧?”“不是,不是,陈书记,是跟您汇报一下。” 你们听了可能觉得是口误,我觉得也是一个口误。即使是口误也说明了一个问题。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大多数学生见到我不跟我说话了。你们作为年轻的教师都是“跟我来说一下”,那学生见了我能搭理我吗?这也是一个规矩意识。所以,我觉得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真的有必要给所有坐班人员开一次会,不然的话,我们学校的工作真的要出问题,要垮下来,尤其是我们的本科评估会面临很大的危险。

我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知道一家人过日子管得最严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我告诉大家,管得最严的时候,就是一家人心气最高都想着把日子过好的时候。只有这个时候才能把家管严了。如果家要败了,人各自都怀着外心,一是管不严,二是管严了也没用,三是管了也没人听。古人讲“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崩溃的时候你别管,管也没用,只好让它烂下去。我们学校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不是咱自己在这里自吹自擂,应该说是目前在沧州比较受人尊重,或者大家比较认可的一所学校。这也可能是人家给咱老师们“上眼药”,即使是上眼药也是“好眼药”,听到赞扬的话让人舒坦。(笑)

今天中午我外出办事,正好看见省教育厅一位昨天来学校看话剧演出的主任,他见了我第一句话就说:“陈书记,昨天你们话剧演得太好了,我回来就跟他们说,谁没去谁傻了,太遗憾了。真没想到你们学校能排出这么好的话剧。”我听了以后非常高兴。在这里我得感谢话剧组的同志们,同时也要感谢看演出的同学们,昨天真给力!秩序好,有礼貌,体现了师院精气神!

另外,我们这一期的“国培”班组织得好。应该说这一期“国培”班的学员们有福,邵燕祥老师、吴钰老师、北原老师、姚喜双司长分别给他们授了课,这些人都是这个领域顶级的大腕。学员们听了以后觉得咱们学校不错,学习收获非常大,你只要看看学员们在网上发的那些感受就知道了。这无形中宣传了我们学校呀!

我们近期接待了中国传媒大学副书记一行。他们对我们学校的评价出乎我们的意料。而且他们提出,要邀请我们的话剧组到他们学校去演出。贵州师范大学也有可能邀请咱们去那儿演出,作为交流,该校获得话剧演出全国一等奖的《王阳明》剧组也会到咱们这儿演出。最近,浙江大学的副校长要带队到我们学校来参观。四川大学也要来,或者邀请我们去。6月初,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主持人,共一百五十人分两批来咱们学校进行轮训。现在基本上已经确定,全国政协副主席罗富和同志也会来讲课。可以说是好事连连,这对提高我们学校的知名度大有好处。

还有大家比较关心的专接本情况。今年填报志愿采取的是平行方式,一次允许填报五个志愿,我们全部是一志愿录取,最低的录取分比录取线多了5.5分,最高的多了55.5分。这让人听了很振奋。目前还有四所高校没有录满,今天上午开始调剂,但是咱们用不着调剂了,因为已经超出了录取计划23人。这就是咱们学校!真的有理由自豪一把!

所以,在这样一个大好的形势下,我们要反思我们的作风是不是适应这种越来越好的形势的需要?如果我刚才提到的那几个问题得不到解决,肯定不行。除了这几个问题,最近还有几件事对我触动非常大。

比方说后勤处。你们知道我平常总是表扬后勤处,但背后可没少批评他们。前几天,后勤处有一件事让我特别不满意,就是安装充电桩的事。我一个半月前就已经告诉徐晨这充电桩应该怎么办了。因为给电动车充电,3号教学楼租出去的那个小院曾着过火。学校为什么要把他们赶走,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还有人从文科楼一楼接线出来,给电动汽车充电。最近,我又看到图书大楼的北侧,也有人引线给三轮车充电。这些都是极大的安全隐患啊!我一问印歧充电桩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说这不行那不行,当时我一听就急了,不行你跟谁说了?你说不行就算了?为什么不向我汇报?对学校领导布置的工作没有反馈,这也是缺乏规矩意识的表现。初步统计,学校学生现在有三百多辆电动车,怎么办?你不让他们充电行吗?让他们在哪儿充?而且还有好多来干活的工人也骑电动车,不安充电桩行吗? 结果我一着急,三天他们就想出了办法,行啦!

第二,水卡事件还没处理完呢,美术学院又出了一件事儿——学生因为搞对象打架。虽然这件事性质不忒严重,也没打坏人。但是在这件事儿的处理上,让学校特别不满意。这件事,占武同志处理的非常快,焕强书记也是排完话剧刚到家就赶过来了。但是李霞作为值班老师,你又在干什么?你告诉学校值班室的人说你们学院有个活动,排节目去了,那么,排节目期间你为什么不带手机?你要值班,排节目完全可以换别人啊!值班室两次给你打电话都找不到人,最可气的是,这边处理着事儿了,你竟然打电话报平安。同志们,这就是我们的干部啊!对于存在这样的问题,我们要是还无动于衷,听之任之,那我们的工作作风会成什么样啊?在党委看来,学校最近充斥着一种懈怠和懒散。所以常委会研究决定,要开这么一个作风整顿推进会,给大家敲一下警钟。现在开应该说还不晚,马上进5月了,还有整半年的时间可以准备评估。不然的话,等到评估临近了再抓作风,这件事就办不成了。

第二个问题,我们作风建设的内容是什么?我想就是四个字——纪律和规矩。

首先说规矩。我们坐班人员都是挣的坐班费,这个坐班费的概念就是,你坐多少班就发给你多少钱。一天早晨,我在荷花池看到一个老师下了出租车,跑着往教室上课去,我低头一看手机是八点零八分,晚了。本来想查查这个人是谁?但是,忽然间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想,这一看就不是坐班的,我们坐班的同志,别说晚了八分钟就跑,就是差一个钟头有跑的吗?

我们现在讲的规矩,首先是要出满勤干满点。这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老师们虽然不坐班,但是得提前十分钟进教室,八点准时上课。我听云校长说,学校最近处理了一起三级教学事故。我不知道三级事故要罚多少钱。(当天的课时费。吕炳君)。这么说,咱们坐班的真是便宜多了,老师上课差几分钟,就罚了人家一天的课时费,坐班的一般人员迟到三次才罚五十,要不大家都愿意坐班呢!(笑)所以我现在跟同志们讲,咱得讲理,老师如果一学期没有课,可是一分课时费都没有。你可能说,他没课还能在家玩呢。我告诉你,周二下午学习,不来行吗?开全体大会,不来行吗?那么,我们只要是坐了班,当了所谓的干部,就等于进了保险箱了,来也是这么多钱,不来也是这么多钱,行吗?所以,要求大家八点上班就得八点前签到,要求十一点五十下班必须到点才能签离。如果提前十分钟,十一点四十签离不算早退的话,那么老师十一点四十早十分钟下课行不行?今后,包括校领导在内的坐班人员,我们只认机子不认人,都得摁指纹。当然,今天参会的还有教研室主任,你们不用坐班,但是开完会,也有责任告诉老师们要遵守教学纪律。

最近应该说建国老师、五星老师、向牧老师、云奎老师、隶君老师他们五位的工作干得很好,好就好在,他们听完课以后,向讲课的老师进行反馈,这种反馈真是体现出他们的水平来了,可以说是态度认真,水平也高。通过这些我们觉得,安排五位同志督导教学真是做对了。不要以为他们五位退了二线就不用记考勤了,不会,和大家一样,同样一天四次。他们都如此,在座的各位还有什么理由不按时签到签离呢?人事处马上对4月份的考勤情况进行通报,但这次不扣钱。“五一”回来以后,咱们就要较真儿了,真正把考勤制度执行起来。这就叫作规矩。对于一名干部,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你先坐在那里我们再说撞钟的事,再说撞得怎么样。

同志们,制度本身就是管少数人的。我听说选完房以后大家特别高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哭着喊着要求退房的。为什么呢?我想,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家觉得住过来上班就方便多了,老师是一方面,最主要的还是坐班和值班人员。有的人会想,上午摁完指纹以后,出去买点菜,切好了,洗好了,十点来钟的时候先把电饭煲的插头插上,把肉丝切好了,倒点油先沤着。十一点五十之前回来再摁一次,回到家饭也焖熟了,再把菜炒熟,家属刚好到家。非常地幸福,幸福地不要不要的。(笑)真的,你们别笑,你们动没动过这样的心思,我不知道,但是我得提前告诉大家,保障区南侧到时会有两个出口,最少一个出口安两到三个监控,而且进行现场直播,看看到时候谁在上班时间偷着跑回家去了。如果你想,那我开着车走大门口不就行了吗?开车走,咱那边也有监控。有些同志可能问,陈书记你怎么像防贼一样防着我们啊?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如果我们有100个人,咱这样的办法能管几个人?我看,一百个人当中,管不了三四个。如果一个制度让这种爱沾光的人得到了好处,那么就是对绝大多数人的不公道、不公平、不正义。是这个理吧?如果大家都觉得正点上下班好,那谁还会往坏处做去呢?

要我说,有的同志真不愧是“知识分子”,心眼真多。比方说,上班的时候,明明是在大楼上班,却先在大门口那摁指纹。有的同志会问:“陈书记,你不在那摁吗”?有时候我还真是在那摁,为什么呢?因为不到七点半我在学校门口下车,摁完了在学校转一转。有的同志是吗?你是七点五十八九分在大门口摁了,就算没迟到。但是到了大楼可就晚了。有一次我在楼下批评一名同志,怎么非得迟到一两分钟啊。结果后来他部门领导告诉我说:“陈书记,人家没迟到,已经在大门口那摁完了。”这样的人有多少?

下班的时候你们注意观察一下,总是有这么几个同志,从十一点三十多就在大门口那等着,一到四十,摁完就走。这样的小聪明要是蔓延下去,咱们学校都成什么样了?所以,我们说讲规矩守纪律,按时上下班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我们今天在座的有多少是研究生啊?你们刚来的时候是怎么说的?还有在学校已经工作了二三十年的老同志,当初又是怎么说的?上班就这样啊?有的同志说,我也没有进步的想法,就这样了,还能怎么着啊?你没什么想法不要紧,但是咱们都得按照规矩纪律来。不讲规矩不守纪律,咱就在钱上说话。而且面子跟里子一块来。所谓一块来的意思就是不但扣钱而且每个月还要通报一次。不要以为摁了指纹就行了,学校还会随时抽查在岗情况。有的同志说:“陈书记,我在大门口摁完去二餐厅吃饭了,不能让我饿着肚子上班吧!”明确告诉你,查着了就算脱岗!现在天这么长,你怎么就不能早起在家吃完饭再来?你们要是起不来,告诉办公室,来个“叫早”行吗?(笑)说到这些事,我都觉得“栽面”。一个党委书记,在这里讲这些话,我也觉得挺没面子。但是怎么办?咱就得慢慢地从“ABC”做起,就是先干满点,再说效率的问题。有的同志说,他坐这也是玩儿。不要紧,你先坐这里,然后咱们再解决干活的事。我跟人事处的同志们讲,我们有的单位人太多。人太多就会无事生非。这种情况七楼有,八楼有,九楼也有,主要在图书大楼。今后,有的部门咱就得两个人的活一个人干,择优选用。这些事儿如果我们不抓,那就是给一线教学的老师们一个不公道。

平时我以为坐班人员在报告厅也就能坐满三分之二,但是刚才我进来一看,都坐满了,让我吃了一惊。我经常讲,干部是我们学校的中流砥柱,如果我们这些人真的是精神振奋,瞪大眼睛干活,更别说撸着袖子加油干,那咱们学校会是什么样啊?所以我要说的第二个方面是纪律和规矩是我们前进的保障。

我们先从最基本的事情做起,今天我再重复一遍,各部门的一把手要对你本部门的考勤负责。如果有人出去干公务了,登记本上要有记录,说明去哪里干什么去了,谁批准的。这样的话,咱们视为正当。如果没有记录,你就说我让他去的,那好,扣那个人的钱,但这个钱你来出。就从五月份开始执行。到时候如果你们被扣了钱,也别恨李健和陈桂清,这都是常委会的决定。因为现在要是不抓考勤,等到保障区的南门建好了,到了做饭的时间,恐怕大家都挤不进去。(笑)咱们现在先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了,断了你这个心思,为的是现在笑着说,到时候不让大家在这里哭诉。

第三,我们的干部要讲责任。最近,组织部王利敏部长提了一个很好的建议,要搞党员先锋队,把党的旗帜亮出来,把党员的身份亮出来。活动的中心就是,作为党员要让人看得出来,真的是在起先锋作用。我们学校的党员占了全体教职工的三分之二,如果这些党员真的发挥了作用,也用不着我们这么声嘶力竭地跟大家讲规矩讲纪律了。

我们学校真的有一批非常好的同志。今天灵芬同志跟我讲:“陈书记,今天演河北梆子,得让何凡老师在那儿给盯着点。”我说你对何凡老师一百个放心,就是他不参加今天这样的会,干起工作来也绝对没问题。那像何凡老师这样的人多吗?化工学院有一个张文育老师,我们的“师院榜样”。张老师三十多年来一直负责管理实验室,他在师专的时候,就每天坚持做实验记录,这些资料一直保存到现在。我跟云校长说,这些资料可千万别弄丢了,以后要放进校史馆里。还有马文娟老师的教案,未来都要在校史馆里保存。搬到新校区以后,每到下大雨,化工实验楼二楼的实验室就潲水,张文育老师冒着雨过来淘水,他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作风。当然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我们后勤处的工作做得不够到位,这么多年了还没给解决这个问题。还有一个细节,不管谁在那里做实验,也不管晚上实验做到几点,张老师总是最后一个走。等把水电都关了,他才走。而且,本来那些仪器上一般只盖一层绒布,但是,张文育老师每次把绒布盖好了以后,为了防尘,再罩上一层塑料布。工作非常细心。把师院的事儿当成自己家的事儿去办,这就是典型。同志们,如果我们的干部都像张文育老师这样,这么有责任心,咱就是不开作风整顿会,也没问题。

北原老师前两天带来一盘磁带,是齐越老师当年给本科生上课的实录,多珍贵,上哪去找啊?北原老师说:“放你们这儿,等你们录完了再给我,原磁带你们留下当做一个珍品,给我一个复制品就行。”结果中林同志一宿就给刻录出来了,赶到第二天给北原老师还回去的时候,他跟吴钰老师都被我们沧州师院的工作效率震撼了。这说明什么?这就是责任心啊!

我们现在,不管是中层干部,还是一般同志,或者是教研室主任,大家就问一下自己,我们当这个差为的是什么?咱是不是得有一种把这份工作干好的责任感啊?我举一个例子,你们看看牛校长,他马上要退休了,但现在还是这么干工作,又是标本馆又是文化墙,他为了什么啊? 吴国君书记,干了多少额外的事?替同志们争取了多少好事!他为了什么?再有两年多我也要退休了,人都有一点私心,你说我今天把大家训一顿,你们能高兴吗?如果我装作看不见,无非就是省几句话吧。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将来住在一块儿,遛弯见到我的时候还能跟我打个招呼。为了工作说些得罪人的话,我又是为了什么呢?不过就是自己的私心想的少一点,为学校的发展想的多一些罢了。

古人讲“上下同欲者胜”,我们每个人都要问一下自己,你的言行是不是都是为了师院好。炳君同志在隶君同志辞去教务处长以后,现在一个人同时承担着教务处和评建办的工作,她的收获是什么?收获就是每年少挣3万来块钱。因为以前给别人办些讲座,一次3000块钱,现在没时间讲了,钱也挣不到了。为了向我汇报评估工作,炳君处长有两次跟我晚上三点来钟通电话,一打就是四十分钟。她又为了什么?她是正教授,就算当了教务处处长也不会涨工资。孙志江院长,现在到了商学院,我现在才知道他在历史学院主持工作以后,一年损失八万多将近九万块钱的收入。因为过去他在当老师的时候,可以在公关协会兼职为一些企业服务,属于双师型人才。那么,他现在当了院长得到的又是什么?

所以,我们当干部也好,不当干部也好,都要问一下自己,工作是为了什么?今天上午,学校党委任命了几位同志协助院长、书记工作,协助就是责任,不是有个词叫“有名无实”吗?你们这叫做“无名有实”。所谓“无名有实”就是名还不正的时候,就要做出成绩来,这就是对大家的要求。

我们学校现在处在一个什么态势下?别人看到我们师院最近又来了几个“大腕”,又搞了什么什么活动,取得什么什么成绩,就说,你们师院真是不错啊。每次我听到这些就会感到战战兢兢。为什么?因为只有我们自己清楚我们存在什么问题。包括学校建设遇到的一些难题,新学生公寓和学生浴池因为手续问题,到现在也开不了工。这些问题怎么解决?说到这里,要特别表扬一下胡斯亮和后勤处的同志们。齐越楼西面有一块瓷砖马上要掉下来,胡斯亮给我拍了一张照片,我一看,赶紧让后勤处找人换下来了。同志们,要是砸坏了人可不得了啊。所以现在就需要我们有强烈的责任心,这个责任心就是把学校的事当成我们个人家的事儿,只有这样,我们遇到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所谓“上下同欲者胜”,就是咱们师院每个人都当冲锋队员,别拉后腿,不成为学校的短板。如果你真的成了短板,还说我就当个罪人吧,我认了。行吗?不行!关键是你成了短板不光是你一个人的事,而是等于你把全校拉下了水。评估的时候,专家不是看咱们有多少个先进,而是要看学校的短板,所以咱们每个人都不能当短板。

同志们,因为建齐越教育馆,一年多来,我们的会确实是少了。有的时候会一少,大家的交流就不多,压力就不大,传导的压力也不足。怎么办?就从现在开始,我们党的“三会一课”要抓,各种会议要开。为的是每个人都把精气神提起来,以昂然的斗志去把学校的各项工作做好。概括地说就是一定要把评估这项任务顺利通过,这一仗我们输不起,只能赢,“自古华山一条路”,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我今天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上一篇:没有文章
版权所有:沧州师范学院-党政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