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记我最难忘的师院老师
发布时间:2018-06-18 07:44:29  点击量:

记我最难忘的师院老师

16级专接本 王鑫 CZSY历史 前天

记我最难忘的师院老师

        历史学院 2016级专接本班  王鑫    

春风徐徐,万物复苏;雨声阵阵,洗余心扉。曩者,懵懵懂懂,不识繁体。余初读《史记》,择上海古籍本,未曾识记,徒增识字。余生性愚钝,长于僻野。时第二学期,于秀萍老师讲授“中国历史文选”一课,方才稍懂繁体文献,乃历史学科基础之必要。于老师常提及黄仁宇《万历十五年》一书,余得此书读之,读后方知:“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历史问题认识如“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历史学当是如此。此后,余尝读钱穆先生《国史大纲》一书,望增长历史知识,实繁体字不曾熟识。时值三载学末,于老师曾问及:“汝接本目标之方向。”余乃望能继续“历史”之学科,然“历史”之谐音如“立死”,本就狭窄之学科。后果如志,得偿所愿。先生所教“中国社会史”一课,余谨记先生所提及“转换史学视角”、“重新认识历史”等看待史学之方法。然余本生性愚钝,未曾理解其中深刻内涵,浅尝辄止,实为有愧。后社会史作业,择“吴桥杂技艺人身份”一题,先生言“少有人做,可试作毕业论文选题”,余查阅多处馆藏,奈何所涉之书实为稀少,余恐不能详略得当尽述也,恐有负先生所望,故弃之。

时光如白驹过隙,即至毕业论文选题之时。曾记,余偶得见一书图片《桯史》二字,余不识“桯”,故求知于《新华字典》,乃一多音字,后余拜读《桯史》序言,方知其意喻为“床前几”。吾择“桯史说‘桯’”一题,先生改之为“日常生活视野下的秦汉‘桯’史”,“日常生活视野”一词甚妙,余似有茅塞顿开之感,识“书到用时方恨少。”吾因字而生疑,初作文时,因愚钝至极,思维束缚,词不达意,未达预期效果。先生多处推荐理论,教以作文之道,似有所感,点滴在心。先生尤擅区域社会史方向,有《移民、宗族与社会变迁—以明清以来的沧州区域为中心》一书,曾赠余,吾如获至宝,观之。书中提及社会史之“新”三方面,于吾论文写作感触颇多。

适逢临近毕业,恰逢以诗会友,余感念师恩,无以为报,故作此拙文,以回报先生教化之恩。立其名曰:“征文记之难忘恩师。”余以为,实则亦为警余以自省、努力!切记不可忘先生之教化,遵历史学术潮流,无论求学,无论从教,以先生之德为己德,以先生之严谨态度为基本,以此,不负师生之谊。然《六韬·发启》言:“鸷鸟将击,卑飞敛翼;猛兽将搏,弭耳俯伏。”余当谦卑学习,不断进取。俗语言:“人丑就该多读书。”余生性愚钝,以期“勤能补拙”,定当扬长避短,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戊戌年三月初十于沧州师院图书馆


 

王鑫,历史学院2016级专接本班学生。在校五年期间,多次获得“三好学生”称号及励志奖学金,多次参加学院及校级比赛。积极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曾在沧州市图书馆担任志愿者。

 

 


 

 

 


 

 


 

上一篇:没有文章
版权所有:沧州师范学院-党政办公室